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国体育彩票有app吗>要聞> 醫藥>正文內容
  • 貝達藥業產品單一研發遭困 創業團隊分道揚鑣
  • 2019年08月11日來源:證券市場周刊

提要:貝達藥業素來以研發見長,然而自上市以來,已有多位負責研發的高管離職,團隊穩定性令人擔憂;此外,政府補貼占貝達藥業當期業績比例較高,若補貼退坡,也會對其經營業績產生較大影響。

貝達藥業近日發布公告表示將起訴其曾經的合伙人張曉東,昔日的“貝達三??汀狽值姥镲?。再加上公司核心研發成員和重要股東的紛紛辭職,貝達藥業的研發似乎也遇到了問題……

2019年7月12日,貝達藥業發布公告稱,其向公司股東BETA、BETA實際控制人張曉東以及張曉東全資控制的上海倍爾達藥業有限公司提起訴訟。原因是貝達藥業認為上海倍爾達藥業有限公司研發的產品與公司主營產品??頌婺峒岸囁鈐諮脅飯鉤芍苯泳赫叵?,這違背了公司股東BETA在2014年向貝達藥業出具的避免同業競爭的承諾函。目前上海倍而達藥業有限公司在從事第三代EGFR-TKI的研發,與??頌婺嶗嗨?,都適用于具有EGFR突變的局部晚期或復發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記者翻閱貝達藥業財報后發現,??頌婺崾潛創鏌┮底鈧饕氖杖肜叢?,該產品的競爭加劇將會對其業績產生很大影響,這或許是其對股東提起訴訟的重要原因之一;貝達藥業素來以研發見長,然而自上市以來,已有多位負責研發的高管離職,團隊穩定性令人擔憂;此外,政府補貼占貝達藥業當期業績比例較高,若補貼退坡,也會對其經營業績產生較大影響。

單品“依賴癥”

根據公司財報披露,2017年和2018年,貝達藥業分別實現營業收入金額10.26億元和12.24億元,其中??頌婺?商品名:凱美納)貢獻的收入分別為10.26億元和12.08億元,占該公司當年營業收入比重分別達99.96%和98.69%,幾乎為其全部收入?!氨橙叻且蝗罩?,實際上,自2011年上市以來,??頌婺峒負跏潛創鏌┮滴ㄒ壞氖杖肜叢?而貝達藥業進展最快的新藥是ALK抑制劑鹽酸恩莎替尼,該藥目前的狀態是已經申請上市并進入優先審評程序,離上市仍有一段距離??杉?,貝達藥業仍未改變依賴單品的局面,??頌婺峒鄹窈拖康牟ǘ怨疽導ㄖ苯硬跋?。

??頌婺崾且豢釷視糜詵切∠赴偉┑男》腫影邢蚩拱┮┪?,其銷售額在2016年首次突破10億元大關,是國內抗腫瘤藥領域少見的“十億級”大單品。然而近年以來,??頌婺岬畝鄄歡獻叩?,貝達藥業銷售收入的壓力也逐漸凸顯。根據藥智數據顯示,??頌婺嵩諼茨扇胍獎G暗畝勱細?,最高達3080元/盒。2015年,??頌婺岵斡朧著乙┢凡曬杭鄹裉概?,根據2016年5月的談判結果,??頌婺岬牟曬杭鄹窠抵?399元/盒,降幅高達54%。兩年后的2018年7月,貝達藥業發布公告稱,再次下調??頌婺岬母魘」彝鄹?,由1399元/盒調整至1345.05元/盒,每盒價格下降53.95元,降幅3.86%。此后1345.05元/盒(包裝轉換比:21)的中標價格被普遍接受,2019年以來,包括四川、湖北、吉林等多個省市均采用了這個價格。

根據萬得統計的數據,貝達藥業??頌婺嵩?012年-2015年的銷售收入就由3.07億元增長至9.13億元,年化復合增速為43.8%;在最近的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頌婺岬氖杖敕直鷂?.13億元、10.35億元、10.26億元、12.08億元,年化復合增速為9.78%,增速較此前大幅下降。而與之相對應的,??頌婺岵返拿室慘丫嗄瓿魷中》祿?,2015年-2018年,??頌婺岬拿史直鷂?6.94%、96.83%、95.74%、95.27%,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產品降價對公司盈利能力的削弱;另一方面,目前??頌婺岬拿示災到細?,或將吸引更多競品加入這一領域的競爭。如果未來這一領域的產品競爭進一步加劇,會對公司產品的銷售造成不利的影響。

??頌婺崾粲謚瘟品偉┑腅GFR靶向藥物,在這一領域同類產品層出不窮。據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肺部腫瘤外科副主任醫師劉懿介紹,中國的第一代針對EGFR的分子靶向藥物有三種,即2005年中國上市的吉非替尼(商品名:易瑞沙),2007年上市的厄洛替尼(商品名:特羅凱)和2011年上市的??頌婺?商品名:凱美納)。近幾年國內外的臨床試驗的結果顯示,這三種靶向藥物治療效果很相似。其中易瑞沙與特羅凱均為進口藥,同樣受國家藥品采購價格談判影響。

根據藥智數據顯示,原研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此前的定價超過5000元/盒,2016年5月,降價至2358元/盒,降幅約55%;在2018年12月的“4+7”帶量采購中,吉非替尼再次大幅降價至547元/盒(包裝轉換比:10),降幅達76%。

2016年8月,羅氏宣布其厄洛替尼降價30%(準確的降價幅度可能因各地基礎價格差異而略有不同);2019年7月,厄洛替尼最新的中標價格是4008.6元/盒(包裝轉換比:30)。通過最低中標價格除以包裝轉換比的方法,就可以分別計算出三款藥品的相對價格,據記者計算,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較貝達藥業的??頌婺嵊幸歡鄹裼攀?。

由于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在國內的原研專利已于2016年到期,包括齊魯制藥、正大天晴等多家藥企的吉非替尼仿制藥已經上市銷售。根據藥智數據顯示,2019年4月,齊魯制藥就將其吉非替尼(商品名:伊瑞可)的價格由1600元/盒大幅降低至498元/盒,這一定價低于阿斯利康的原研,也顯著低于同類產品。

由于仿制藥的低價殺入,同類產品定價的壓力或將迅速傳導至整個市場。相比發達國家市場,國內第二、三代靶向藥的上市時間較晚。2017年以來,第二代肺癌靶向藥物阿法替尼(商品名:吉泰瑞)、第三代肺癌靶向藥物奧希替尼(商品名:泰瑞沙)等相繼在國內上市,根據AACR和ASCO大會上所披露的相關臨床數據,第二、三代肺癌靶向藥物相較于第一代具有一定的臨床優勢。而隨著這一領域的市場競爭將趨于白熱化,貝達藥業能否維持現有的市場份額仍是未知數。

創業團隊分道揚鑣

近年來,貝達藥業在研發上的投入不斷加碼。根據財報,貝達藥業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研發投入分別為1.62億元、3.81億元、5.90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15.60%、37.09%、48.20%。根據萬得提供的數據,其研發投入在絕對金額上,可以在證監會分類的醫藥制造業排名第二十;在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上,可以排在全行業第一??杉痙淺V厥友蟹⑼度?,但令人詫異的是,公司自2011年??頌婺嶸鮮幸岳?,并無任何其他產品上市銷售,這其中的原因可能與公司研發團隊穩定性不無關聯。

自2016年貝達藥業上市以來,短短兩年間已有包括公司聯合創始人在內的多位高管離職,其中就有負責研發相關工作的高管及持有公司股份的重要股東。

2017年1月,貝達藥業的首席化學家胡邵京宣布辭職,該職位由公司創始人之一的王印祥接任。王印祥是貝達藥業的創始人之一,為美國阿肯色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專業博士、耶魯大學分子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學系博士后,正高級工程師,2011年入選國家“千人計劃”。王印祥目前仍持有貝達藥業2342.56萬股,持股5.84%,其與公司董事長丁列明為貝達藥業的共同實際控制人。然而僅半年之后,2017年8月,王印祥即宣布因“個人原因”辭職,其在2018年1月舉行的2018中國醫藥(12.660, -0.16, -1.25%)產業新年展望會上給出的離職理由是“興趣問題”。此外,公司實控人的一致行動人、公司首席醫學官譚芬來也在2018年3月因“個人原因”辭職。

而此前,公司原副董事長張曉東也離開了貝達藥業。根據貝達藥業創業板上市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張曉東(DON ZHANG)曾任貝達藥業董事,并已于2013年5月辭任公司董事。張曉東是貝達藥業的創始人之一,為醫藥學博士,其曾在美國創辦貝達化學公司,即美國貝達的最原始前身。現通過美國貝達(Beta Pharma, Inc.)持有貝達藥業3.57%的股權。而張曉東正是公司股東BETA及上海倍爾達藥業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也是近期公司宣布起訴的對象。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三位創始人丁列明、王印祥、張曉東曾被稱為“貝達三??汀?,可如今不但“分道揚鑣”,甚至“對簿公堂”,反映出該公司在研發團隊管理上存在不少的問題,這可能導致其研發進度進展緩慢的原因之一。

研發支出資本化之疑

在研發費用的會計處理上,2017年以來貝達藥業突然反常的以較高比例進行了“資本化”處理。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研發支出資本化的金額分別為18.49萬元、1.78億元、2.86億元,占研發投入的比例分別為0.11%、46.74%、48.53%。

研發支出資本化的“好處”之一是可以降低公司在當期的費用支出,從而美化凈利潤指標。2014年、2015年、2016年貝達藥業研發支出資本化金額占當期凈利潤的比例分別為1.17%、0.76%、0.05%,而在2017年和2018年,這一比例分別為70.94%和175.11%。其中2018年甚至出現了研發支出資本化的金額超過公司歸母凈利潤的情況。也就是說,如果貝達藥業2018年的研發支出按照此前較低的比例進行會計處理,則其當年業績可能出現虧損。至于貝達藥業為何改變一貫的會計處理政策,連續兩年大比例資本化研發投入,到底是其研發進入實質階段,即將推出研發成果,還是其在有意美化凈利潤?該公司就有必要對此作出合理的解釋。

此外,令人擔憂的是,貝達藥業還存在業績上對政府補助的依賴。根據公司財報,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分別為5904.49萬元、4106.44萬元、2986.19萬元,占當期扣非后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的比重分別為19.36%、20.60%、21.52%??杉怪脊糾蟮謀戎夭恍?,若未來政府扶持的力度減小,補貼退坡甚至完全取消,都有可能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負面的影響。



責任編輯:周錦秀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