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国体育彩票有app吗>要聞> 醫藥>正文內容
  • 東北制藥兩億元打水漂 關聯方掏空上市公司?
  • 2019年08月10日來源:中國經營報

提要:由于踩雷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東北制藥近期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中止。其后,公司副總經理因酒駕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更重要的是,深交所對東北制藥2018年年報發出了問詢函,而公司的回復仍疑點重重。

在混改完成一周年之際,東北制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卻雷聲不斷。

由于踩雷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東北制藥近期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中止。其后,公司副總經理因酒駕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更重要的是,深交所對東北制藥2018年年報發出了問詢函,而公司的回復仍疑點重重。

問詢函緣于東北制藥2018年計提的2.16億元壞賬,多筆預付款、應收賬款預計難以收回。其中,上海東漢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漢發展”)以1.57億元占比最多。2017年年底,東北制藥控股子公司上海益東投資合伙企業(以下簡稱“益東投資”)與供應商上海東漢發展簽訂一筆購銷合同,益東投資隨后便將1.59億元貨款全額預付給東漢發展。然而,收到貨款后東漢發展經營卻突然陷入困境,遲遲未向東北制藥供貨,更未將貨款返還。

記者通過梳理相關信息發現,東漢發展與東北制藥控股子公司上海東藥漢飛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藥漢飛”)在工商登記信息上存在多處重合,包括地址、電話、郵箱等。而東藥漢飛也是益東投資的執行事務合伙人。

7月30日下午,記者來到東漢發展與東藥漢飛的注冊地發現,該位置已經成為社區活動中心,不見上述兩家公司的影子。

對此,記者致電、致函東北制藥,工作人員稱后續將聯系記者,但截至發稿記者仍未獲得對方回復。

2.16億壞賬

2018年,東北制藥賬面出現了2.59億元資產減值損失,其中2.16億元壞賬,3241.39萬元存貨跌價和1129.75萬元商譽減值。

在壞賬中,占比最高的是對上海東漢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漢發展”)1.57億元預付賬款進行的100%計提,原因為對方自身經營情況較差,債權收回難度較大。

為此,深交所接連發出關注函、監管函、問詢函,直指其是否利用關聯方掏空上市公司。

東北制藥對深交所年報問詢函的回復顯示,2016年7月,東北制藥與控股子公司東藥漢飛出資設立上海益東投資合伙企業(“以下簡稱益東投資”)獲上海自貿區工商局核發營業執照,經營范圍包括投資管理、實業投資、化工產品、五金交電等產品的銷售等。

益東投資成立當年,即與東漢發展發生貿易采購額1.84億元,2017年又發生貿易采購額1.01億元??悸喬傲僥甑暮獻骰?,雙方在2018年擴大貿易規模的問題上達成一致,并在2017年底簽訂了1.59億元的化工產品購銷合同,益東投資將款項全額預付給東漢發展。

東漢發展以相關資產提供反擔保,擔保物包括個人房產以及湖南漢晶瑞氨基酸有限公司股權,估值分別為 4000萬元和3000萬 元。

然而,進入2018年,東漢發展的經營卻突然陷入困境,一直未按合同供貨,并因資金緊張,無法退換益東投資的預付款項。

東北制藥稱,公司通過對東漢發展財務狀況調研了解到,截至2018年11月30日,東漢發展凈資產2032.13萬元,貨幣資金僅26.69萬元,固定資產47.52萬元,經認定其資產狀況短期內無法履行還款計劃及承諾。

上述提供反擔保的資產也難以行權。東北制藥稱,房產的抵押與雙方債務系不同的民事法律關系,且抵押權人為益東投資派出代表的個人,對此擔保行權存在不確定性;湖南漢晶瑞氨基酸有限公司則多次停產,資產存在被查封情形,無法通過司法拍賣處置質押股權。

然而,通過對比東北制藥歷年年報與對問詢函的回復,可以明顯看出其前后矛盾。東北制藥2016年和2017年年報均列示了前五大供應商名稱,均未出現東漢發展的影子。2016年,東北制藥向第一大供應商西安楊森制藥有限公司采購金額為1.23億元,然而在其年報問詢函回復中稱子公司益東投資向東漢發展采購原材料金額達1.84億元,遠超第一大供應商。2017年,東北制藥稱從東漢發展采購原材料金額為1.01億元,而當年第四大供應商向其銷售金額為8227.57萬元。

老賴疑為關聯方

記者通過查閱相關資料發現,東漢發展與東北制藥控股子公司東藥漢飛在信息上存在高度重合。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東漢發展的注冊地址為上海市靜安區昌平路710號3樓B區343室,東藥漢飛的注冊地址為上海市靜安區昌平路710號306室;在2018年年度報告中,東漢發展與東藥漢飛的通信地址均為上海市普陀區曹楊路450號2111室,聯系電話也相同,且郵箱也曾經相同。

7月30日下午,記者來到上述地址探訪發現,上海市靜安區昌平路710號3樓已經變成社區活動中心,剛剛裝修結束,沒有東漢發展和東藥漢飛的痕跡。上海市普陀區曹楊路450號2111室顯示的公司名稱為上海漢飛化學試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飛化學”),工商登記信息顯示該公司股東為朱培紅和蘇鳳岐,分別持股60%和40%,法定代表人為朱培紅。而漢飛化學持有東藥漢飛35%的股權,朱培紅還是東藥漢飛的法定代表人。

事實上,東漢發展與東藥漢飛在主要人員上也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

東漢發展創辦之初有3名股東,劉璠70%、蘇迎春20%、孔慶驥10%,其中蘇迎春還同時持有東藥漢飛25%股權。2016年6月,蘇迎春將東漢發展股權轉讓。此外,上述3人還與東藥漢飛的股東、法定代表人共同成立過公司,包括東北制藥的另一家供應商湖南天成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南天成”)。湖南天成2015年年報顯示,朱培紅持有該公司50%的股份,蘇迎春、劉璠各持有該公司6%的股份。2016年朱培紅從湖南天成退出,蘇迎春持股達到80%,成為實際控制人,劉璠仍持有6%的股份。2018年9月,蘇迎春、劉璠將股份轉讓給陳理欽。2018年11月,陳理欽又勇當接盤俠,受讓東漢發展100%的股權。

巧合的是,2018年東北制藥對湖南天成同樣有616.83萬元債務預計無法收回,100%計提壞賬。

那么對于化工類產品和原料藥等貨物,東北制藥為何不直接向東漢發展采購,而是通過設立益東投資來采購?為此,深交所也對益東投資的經營模式提出質疑。然而,東北制藥的回復再次與此前公告前后矛盾。

在益東投資成立時,東北制藥的投資公告顯示,該公司成立目的是根據穩健投資的基本原則,開展相對低風險的投資業務。不過,益東投資取得營業執照當月,就將經營范圍增加到包含化工產品、農產品(4.770, -0.13,-2.65%)的銷售等領域。截至目前,益東投資仍未進行任何投資業務。

在對深交所的回復中,東北制藥稱益東投資設立的目的是為公司采購、儲備緊缺物資,以及開展貿易和大宗化工產品采購業務。東北制藥未對益東投資是否變更經營模式作出解釋。

應收賬款超20億

除了對東漢發展的預付賬款計提了壞賬,東北制藥還分別對上海漢飛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飛生化”)和上海智多星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多星實業”)3304.80萬元和914.02萬元應收賬款進行了100%壞賬計提。計提原因同樣為對方自身經營情況較差,債權收回難度較大。

記者注意到,漢飛生化曾為東北制藥關聯方,曾持有東藥漢飛35%股權,于2016年6月退出。此前,東北制藥并未向漢飛生化銷售過商品。解除關聯關系后,東北制藥向漢飛生化銷售了3435.90萬元商品,但截至2017年底,僅回款131.1萬元,剩余應收賬款于2018年底全部變成了壞賬。

事實上,在2019年4月30日之前,朱培紅持有漢飛生化10%的股份。而其注冊地址同樣也在上海市靜安區昌平路710號3樓A區097室。

截至2018年末,東北制藥應收賬款余額為18.48億元,較2017 年末增長了30.36%。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這一數字已經上升到21.87億元。

應收賬款不斷升高,貨幣資金占總資產比例卻在降低,造成的結果是,東北制藥的資產質量不斷下降。

東北制藥于2018年7月作為沈陽市唯一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企業,引入遼寧方大集團(4.510, -0.10, -2.17%)作為戰略投資者,全力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遼寧方大集團為東北制藥控股股東。

今年4月,東北制藥交出了混改后的第一份成績單,公司營業收入和歸屬凈利潤雙雙上漲,分別達到74.67億元和1.95億元,同比增長31.54%和64.04%。

不過,記者注意到,東北制藥2018年扣非后凈利潤不升反降,為4216.95萬元。在非經常性損益項目中,拆遷補償款達1.32億元,政府補助達5233.06萬元。

2019年第一季度,在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上漲7.84%和10.13%的情況下,東北制藥經營活動現金流卻流出14.61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109.15%。

資產端質量下降的同時,負債端壓力卻在上升。截至一季度末,東北制藥尚背負短期借款28.58億元,而此時賬面貨幣資金僅13.82億元,不足有息負債的一半。

在對年報問詢函的回復中,東北制藥稱已經對漢飛生化、東漢發展、智多星實業的應收賬款啟動訴訟程序進行清收,并分別采取了訴訟財產保全措施,不過截至其回復問詢之時仍未有訴訟結果。



責任編輯:周錦秀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