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国体育彩票有app吗>要聞> 熱話題>正文內容
  • 杭州藝陽再度違規減持 隆華科技引入了“假戰投”?
  • 2019年08月09日來源:上海證券報

提要:隆華科技發布公告稱,公司持股5%以上股東杭州藝陽在承諾期內違規減持公司股份3924萬股,占公司剔除已回購股份后總股本的4.33%,交易總金額1.89億元。

自食其言、屢教不改,隆華科技引入不到一年的“戰投”,看來要將違規減持進行到底。

8月7日午間,隆華科技發布公告稱,公司持股5%以上股東杭州藝陽在承諾期內違規減持公司股份3924萬股,占公司剔除已回購股份后總股本的4.33%,交易總金額1.89億元。減持后,杭州藝陽不再持有公司股份。

值得玩味的是,去年11月剛從大股東手中接過5000萬股的杭州藝陽,轉手便減持了1075.94萬股,構成短線交易。當時,或是自知“理虧”,杭州藝陽隨即信誓旦旦給出承諾:未來12個月內不再減持公司股份。如今,承諾猶在耳畔,曾被寄望推動公司發展的戰略股東卻已抽身離去。

“戰投”變投機客

根據最新公告,隆華科技根據證券登記結算公司出具的股東名冊發現,杭州藝陽在承諾期內未履行承諾進行了減持。公司經問詢得知,杭州藝陽已于今年6月12日至6月19日期間,通過集中競價方式賣出其所持全部3924萬股公司股份,成交均價4.8元/股,總金額1.89億元。

“悶聲減持”的背后,是曾經的“風光入場”。去年11月,隆華科技公告稱,為引入戰略合作伙伴,并幫助控股股東及實控人李占明、李占強、李明衛、李明強歸還個人貸款、降低股票質押風險,上述4人擬將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轉讓給杭州藝陽、杭州中策和世誠科技。轉讓完成后,三家公司分別持有公司5.49%股份,均成為公司重要股東。

彼時,隆華科技在公告中將此次股權轉讓闡釋為:“引入戰略投資者,有利于優化公司股權結構、為公司引進更多的戰略資源,將對公司經營及發展產生積極影響?!?/p>

頗具戲劇性的是,聲稱“看好公司發展前景”的杭州藝陽,股份還沒焐熱卻已開始大舉拋售。據披露,2018年12月14日至18日期間,杭州藝陽共計賣出公司股票1075.94萬股,占總股本的1.17%,構成短線交易。

對此違規之舉,杭州藝陽旋即表現出“悔過”態度,稱“已對本次交易相關人員進行處理,并要求該企業其他人員鞏固學習深圳證券交易所股份交易規則等相關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同時,將全力配合監管機構和上市公司進行整改措施,以減少因違規交易給上市公司和市場帶來的不良影響”。

同時,杭州藝陽除將該次違規減持獲利202.97萬元悉數上繳公司外,還另行上繳本次成交總金額的1%,即45.15萬元,并承諾“自違規事項發生后(即2018年12月20日)至未來12個月內不再減持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不料,“一年之約”未滿,杭州藝陽卻出爾反爾,再度違規減持。此外,去年底進入的另一位“戰投”杭州中策也于日前宣布完成減持計劃。公告顯示,杭州中策在6月20日至6月27日期間,共減持900萬股公司股份。

自去年底以來,隆華科技實控人李占明家族還相繼向河南高創、通用投資等公司協議轉讓部分股份,并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460萬股公司股份,減持目的為自身資金需求。

對此,8月2日,有投資者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上直言:“大股東是否有通過引進所謂的戰略合作伙伴進行變相減持的嫌疑?”公司回應稱:“不存在相關情況?!?/p>

屢碰紅線為哪般?

如此明目張膽的違規減持行為,引來監管果斷“亮?!?。

深交所5月8日出具的函件顯示,杭州藝陽于去年12月進行的減持,由于“沒有預先披露減持計劃,且在連續九十個自然日內采取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股份超過隆華科技股份總數的1%”,違反了相關監管規定,被給予通報批評的處分,并將上述違規行為及處分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

無獨有偶。杭州中策也因涉嫌違規減持,收到深交所一紙監管函。據監管函,杭州中策于6月20日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隆華科技股份600萬股,持股比例從5.52%下降至4.85%。但在持股降至5%以下時,杭州中策并未及時履行報告和披露義務,并停止賣出股份,違反了交易所相關規定。深交所要求杭州中策充分吸取教訓,杜絕上述問題再次發生。

面對監管的嚴厲問責,杭州藝陽何以 “頂風作案”,甚至干脆“清倉大減持”呢?

“圖利”或是一大動因。從購入成本來看,杭州藝陽拿下這5000萬股股份共耗資2億元,單價為4元/股,較協議簽署日的股價略有折價,遠低于此次清倉減持4.8元的成交均價。

據估算,杭州藝陽前一輪減持金額為4514.9萬元,加上此次1.89億元的減持金額,兩輪合計套現約2.34億元。這意味著,短短8個月時間,杭州藝陽便通過違規減持,獲取逾3000萬元的收益。

資料顯示,杭州藝陽成立于2017年,主要從事私募股權投資、受托企業資產管理等業務。根據杭州藝陽受讓股權時披露的權益變動書,其股東結構為:莊汝佳、王文治分別持股50%。其中,前者為公司執行事務合伙人。

但到了今年5月和6月,杭州藝陽連續兩次進行合伙協議調整:公司合伙人先是變更為陳毅鴻和蘇再發,隨后陳毅鴻退出合伙人名單,莊澄淵取而代之。盡管出資人生變,不過從法律主體角度而言,杭州藝陽始終應對其承諾負責。

隆華科技引入的究竟是戰略投資者還是短期投機客?李占明家族轉讓股權究竟是“從長計議”還是“飲鴆止渴”?諸多疑問背后,首先亟待解決的是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上的滯后與缺位。隆華科技對股東幾次三番減持均“秘而不宣”,或成為上述違規行為最好的“掩護傘”。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