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国体育彩票有app吗>要聞> 熱話題>正文內容
  • ofo日均退押金約3500人 線上退押人仍有近1600萬
  • 2019年07月05日來源:環球網

提要:從ofo小黃車用戶開始紛紛退押金至今,已過去半年多,不少用戶的排隊數字從八位數變到七位數,或者從七位數變到六位數。

從2014年國內專營共享單車市場企業的出現開始,共享單車風靡國內乃至全球各地。發展至今,各城市紛紛出臺對共享單車行業亂象進行規范和整頓。從ofo小黃車、摩拜單車到小鳴單車、小藍單車、智享單車、永安行、青桔單車等等數十家共享單車品牌,共享單車行業走過了潮起潮落的五年。

如今,占據共享單車大部分市場份額的摩拜單車被美團收購,哈啰單車被阿里收購,小藍單車被滴滴收購。而ofo小黃車,等待它的,則是數以千萬計的退押金用戶大軍。

實測日均退款約3500人 線上退押人數仍有近1600萬

從ofo小黃車用戶開始紛紛退押金至今,已過去半年多,不少用戶的排隊數字從八位數變到七位數,或者從七位數變到六位數。但一眼看過去,感覺退到押金仍然是遙遙無期,“究竟每天退多少人的押金?”、“什么時候才能退到自己的押金?”也成為身處排隊大軍中的小黃車用戶關心的問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ofo小黃車“老員工”告訴記者,目前ofo日均退押金人數在一萬人左右。不過記者在實測后發現,ofo小黃車的日均退款人數在3500人左右,工作日退款人數較多,周末相對較少。

在測試中,記者以某用戶的排隊人數為依據,該用戶在6月27日時排在退押金人數的第4901606位,隨后監測該用戶在6月27日、6月28日、6月29日、7月1日、7月3日等不同日期時候的排隊人數。

在實測后發現,ofo小黃車日均退款人數在3500人左右,高峰期單日退款4454人,工作日退款人數較多,周末則退款人數較少。

由于此前申請退款失敗,在北京工作的黃女士在6月27日通過小黃車app再次申請退款,在填寫完姓名、手機號等信息后,發現自己排在退款人數的第15987744位。

按照此情形,ofo小黃車的線上申請退押金人數依舊還有近1600萬人,需退還的押金總額約為15.84億元-31.84億元。按照每天退押金人數3500人計算,退還所有用戶的押金仍需要12年左右。

用戶:押金兌換成積分還不如等著退錢

除漫長的排隊等待押金退還之外,ofo小黃車還給用戶提供了押金兌換成金幣在商城使用的“變相”退押方式,用戶可將199元押金轉化為300商城金幣和永久免押騎行。但據多名將押金轉成積分的用戶反映,此方式還不如排隊等著退押金。

王女士在2018年11月19日通過ofo小黃車APP申請退押金,但始終無任何實質進展,于是王女士在2019年6月18日便根據提示將押金轉化為商城積分免押。

“排隊那么多人還不如試試把押金變成金幣買東西,但是沒想到這個金幣這么坑,買東西不僅要金幣還要錢,有些東西比外面賣的還貴,300金幣我到現在一個金幣都沒花出去,還不如慢慢等著退錢呢!”王女士告訴記者。

根據王女士介紹,記者發現,用戶選擇將199元的押金轉化為300個商城金幣后,該金幣只能在“小鹿有貨”商城使用,商品的購買方式為“金幣+錢”。

據ofo小黃車APP上的商城頁面解釋,小鹿有貨創建于2017年12月26日,是基于有贊系統匯集美妝、日用品及休閑零食等品類的會員制社交電商,屬于北京飛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

?

“排隊等著押金還有可能退還給你,但是你要是轉成商城金幣的話別想了,這是不可逆的。你要把這300金幣用完的話至少要搭進去1000元,不過你也可以對比下價格買點便宜的日用品?!眔fo小黃車“老員工”告訴記者。

ofo總部正常運行 疑似與其關聯公司共用半層辦公區域

記者前往已搬遷至中關村互聯網金融大廈B座的ofo小黃車總部,發現ofo小黃車仍在正常運行,工作人員處于正常工作中。

ofo小黃車“老員工”告訴記者,自己基本上是從ofo成立沒多久開始就在這工作了,此前總部在理想國際大廈租了四層,員工有三千多人。現在在這只租了半層區域,員工還有一千人左右。

“小黃車沒破產,也沒錢了,現在就只剩下這一個辦公區域,完全是在硬扛著,這么多員工每天光是工資也是一大筆錢?!?/p>

不過經記者目測ofo小黃車的辦公區域,員工數量還有一千人左右還有待驗證。

在離開ofo小黃車總部時,記者遇見一位剛剛面試完的求職者。據該求職者介紹,雖然自己面試地點是在ofo小黃車總部里面辦公區域,但面試的公司不是ofo小黃車,而是一家名為飛特二四的公司。

飛特二四在某招聘網站上的“企業介紹”顯示:FIT24,北京飛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倡導下樓健身,隨時健身,智能健身,打造中國白領第一連鎖健身品牌。目前公司估值千萬級別。

據企查查資料顯示,這家名為飛特二四的公司全名為“北京飛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特二四”),成立于2015年7月7日,注冊資本500萬元人民幣。ofo創始人兼CEO戴威曾任該公司執行董事、投資人、監事等職務。截至2018年3月,戴威已退出在該公司的所有身份。ofo小黃車的另一家運營主體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也曾作為該公司的投資人,已于2017年12月25日退出。

6月22日,在澎湃轉載南方都市報的一則報道稱,西寧轉動慣量商貿公司、成都智客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飛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ofo的關聯公司在接收ofo用戶的新增充值和押金,飛特二四也在其中。記者就此事咨詢ofo共享單車公關部門,但暫未得到回應。

在ofo小黃車總部一側的窗戶上,貼著一張顏色已經有點暗淡的圓形海報,海報上是一個勝利的手勢和“victory計劃”字樣。

此前據《時代周報》報道,2018年5月,ofo啟動名為“victory”計劃,進行計費方式的調整,推出車身廣告、APP端內廣告等信息流產品和信息流廣告,旨在加快流量變現實現全面的盈利。這一計劃在一開始奏效,并在國內100余座城市實現盈利,但隨后由于政策嚴管及端內APP廣告的短板讓這一新增長點受到限制。

法院: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已無財產可供執行

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發現,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31日公布的《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等合同執行裁定書》(以下簡稱《執行裁定書》)發現,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將被執行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峽大通”)限制高消費,目前被執行人無其他財產可供執行,申請執行人亦不能提供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而東峽大通正是ofo小黃車的運營主體。

法院對東峽大通的執行裁定書。 中國裁判文書網

根據《執行裁定書》內容顯示,經查,被執行人東峽大通名下無不動產所有權及車輛所有權的登記記錄,無網絡銀行賬號,無股票證券賬戶信息;其雖有對外投資,但均為認繳出資,且已被其他法院予以凍結。

在訴訟階段,本院依法保全了被執行人在廈門國際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8014170000000627賬戶美元297.70元,本院已將上述款項依法扣劃,并發還申請執行人,對被執行人的其他銀行賬戶因有其他法院凍結,本院予以輪候凍結。

《執行裁定書》稱,經到被執行人住所地查找,無法找到被執行人。本院已將被執行人東峽大通限制高消費。目前被執行人無其他財產可供執行,申請執行人亦不能提供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